地方资讯

南京德云社门票秒空 当相声拥抱流量能走多远?

发布日期:2021-10-03 15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每周五上午10点,是“德云女孩”最紧张的时刻。她们捧着手机,紧盯屏幕,不断点击刷新,只为抢一张南京德云社的门票,成败就在几十秒之间。没抢到的姑娘,之后也会心甘情愿地捏着一张涨价十几倍的“黄牛”票,心满意足地望着台上年轻的相声演员,手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。

  2013年开业之初,还有很多人担心德云社所代表的北派相声会在南京水土不服。从不温不火到近来的颇受关注,离不开一档档综艺节目的造星加持。可是,当粉丝趋于“饭圈“化,相声究竟是艺术还是“爱豆”产业?

  10月27日下午一点半,记者来到位于老门东的南京德云社剧场,两层楼高的剧场门头高耸,白墙黛瓦间很有江南气韵。当时大门紧闭,门口贴着告示,提醒大家“现场不售票,购票请关注大麦App”。记者随即打开该App,发现目前显示在售的门票日期为10月27日至11月1日,演出票共分10档,从30元到300元不等,但已全部售罄。

  在剧场门口,记者遇到了一名“德云女孩”,她正坐在花坛边上耐心等待。“我是特意从上海过来的,就住在附近的酒店,哪都没去玩,就等着看晚上的‘德云男团’。”女孩告诉记者,10月25日她就到南京了,当天看到了她的“爱豆”刘筱亭,然后准备27、28日再看两场。“其实上海过来不算远的,还有从广州过来的呢,因为在南方德云社只有南京这一个园子。”

  为了看到“爱豆”的演出,这个女孩不仅大老远赶来,还购买了溢价十几倍的“黄牛”票。“25号那场是七队‘男神们’在南京的最后一场,下一次轮到他们要等三个月。我花900块钱才买到一张原价60块钱的票,如果是更好的座位,能卖到2000多块。”据女孩介绍,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们是分队轮流演出的,七队是人气较高的一组。

  在传统曲艺界流传着一句老话:“相声过黄河死一半,过长江就全死了。”可德云社还是过了长江,在南京成立了分社。

  据此前的公开报道,南京德云社剧场于2013年10月28日开业。当晚郭德纲亲自压阵,剧场内加座加到满,还有几百人因为没买到票被保安拦在门外。

  彼时的郭德纲凭借和孟非搭档的脱口秀节目《非常了得》,已经在江苏聚集了一波人气。紧跟着第二档为他量身打造的综艺节目《郭的秀》也在江苏卫视开播了。

  除了开业那天,郭德纲再也没来南京小剧场演过。不仅如此,像于谦、岳云鹏等台柱子的演出,在南京德云社几乎都看不到。“这些分社小园子应该是用来锻炼年轻相声演员的,每次来都会有很多新面孔。” 有网友这样说。

  “市场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。”南京德云社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自从综艺《欢乐喜剧人》播出以后,观众渐渐多起来了。”

  从爆款综艺《欢乐喜剧人》,到喜剧选秀节目《笑傲江湖》,再到最近上线的德云社团综《德云斗笑社》,一张张新面孔,通过参与这些综艺节目开始拥有自己的粉丝。

  即便是疫情期间,线下演出停了,德云社的热度也没下降。相声园子空荡荡,捧哏逗哏综艺忙。

  “刘筱亭,爱你呦!”“秦霄贤,未来可期!”记者还了解到,疫情封箱期间,南京德云社剧场周围的墙面被“德云女孩”写满了这样的留言,密密麻麻,爱意浓浓。9月5日,南京德云社官方微博称,开箱在即,已将墙面全部粉刷,“别以为把你心爱的角儿刻在墙上他就会记住你,记住你的只有摄像头。”

  记者发现,很多德云社的“名角儿”早已不同于大家印象中的相声演员,而是更趋近于偶像(“爱豆”)。他们有固定的粉丝群体,分布在各个平台的社交网络上。相声演员秦霄贤的微博超话,目前阅读量已经突破了54.6亿,相关帖子32.6万条。相声演员张云雷的微博超线万,甚至比很多一线流量明星还高。这些粉丝还主动打榜、反黑,就算互相“开撕”也并不罕见。

  随着粉丝趋于“饭圈化”,相声演出现场也有粉丝应援。2018年有粉丝拍到张云雷的演出现场,观众们自带荧光棒,将剧场照成一片绿海,把相声演出变成了演唱会。

  还有不少人做起了粉丝生意,出售“德云男团”的签名照片,或是出售某德云社演员的电话号码。

  在第一期《德云斗笑社》节目中,当看到秦霄贤获得观众评分第一后,郭德纲意味深长地对这位1997年出生的弟子说:“这就看出来了,可见干咱们这行,和艺术没有关系。”

  当相声演员走起偶像路线,南京相声人钱麟有些担忧:“虽然说现在很多相声演员乘上了流量的大潮,但是这波浪潮究竟能持续多久呢?我的态度是悲观的。因为流量是虚的,只有作品才是实的。”

  在钱麟看来,网上一些特别火爆的相声段子,都没能真正代表当下,不管是内容内涵,还是文学艺术,或者是思想高度,跟之前一些老艺术家比起来都差得很远。

  “南派相声和北派相声并不相同。”钱麟告诉记者,夫子庙是相声三大发祥地之一,同北京“天桥”、天津“三不管儿”齐名。南京观众不像北方地区的观众,爱琢磨俏皮话的滋味,所以笑点会编得更密集、包袱更脆。很多北派相声团体来到南京“掘金”,都必须学着“把点开活”。“但是,现在年轻的观众好像并不在意这些了。”

  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、教授苗怀明却对相声的“饭圈化”抱有另一种看法。他表示,相声要想发展必须顺应时代的潮流,走偶像派路线未必是一件坏事。因为“相声不仅是一种民族传统艺术,也应该是一种当代年轻人释放压力的休闲方式。偶像派使得相声年轻化,从而出现了很受追捧的场面,这恰恰也说明了传统艺术还有生命力,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”。

  每周五上午10点,是“德云女孩”最紧张的时刻。她们捧着手机,紧盯屏幕,不断点击刷新,只为抢一张南京德云社的门票,成败就在几十秒之间。没抢到的姑娘,之后也会心甘情愿地捏着一张涨价十几倍的“黄牛”票,心满意足地望着台上年轻的相声演员,手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。据此前的公开报道,南京德云社剧场于2013年10月28日开业。”记者还了解到,疫情封箱期间,南京德云社剧场周围的墙面被“德云女孩”写满了这样的留言,密密麻麻,爱意浓浓。偶像派使得相声年轻化,从而出现了很受追捧的场面,这恰恰也说明了传统艺术还有生命力,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” 。白小姐开奖结果开奖记录

我们立足于真诚合作,信誉第一的宗旨,嬴得了市场一致好评和良好的口碑,为此我们并不满足于现状,愿和各界朋友,致力于事业而奋进的同仁,励精图治,精益求精,团结一心,抓住机遇,迎接挑战,必将迎不更加美好的明天。座机86,0769,83936128